广西生活网-新闻-体育-娱乐-饮食-财经-商户-汽车-科技-旅游-婚嫁-房产-图库-教育-健康-游戏-问答 |

三景区挂牌招商 乡村旅游成新风口

  乡村旅游与休闲农业的吸金能力逐渐增强。11月29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产权交易所获悉,山西省太原市娄烦县政府以及当地企业公示高君宇故居红色旅游景区、花果山《西游记》景区以及杜交曲镇长岭古村石楼山风景区建设项目以招商引资。近年来,在政策的利好下,乡村游已成旅游业的一大发展重点,各地方纷纷出招发展乡村旅游,但同时多地乡村游出现的同质化竞争严重、产品文化内涵缺失、配套设施不健全、从业人员素质不高等问题也越来越不容忽视。

  出招引资

  在娄烦县公示的三个景区招商项目中,高君宇故居红色旅游开发项目的招商主体为当地县政府,项目概算总投资6000万元,招商金额为2000万元。建设内容主要包括传统村落农家小院、传统农村手工作坊、商贸一条街以及相关基础设施建设。花果山《西游记》景区的招商主体为娄烦县花果山生态苑有限公司,招商金额为6000万元,该景区已建成接待中心、餐厅、宾馆、办公等服务设施,水、电、路等也已完善。而娄烦县杜交曲镇长岭古村石楼山风景区提升改造项目的招商主体为娄烦长岭岩旅游有限公司,招商金额为25057万元,古村及石楼山庄园新建改建窑洞及配套的停车场、住宿、餐饮已投资1800万元,村通旅游线路5.6公里已建成。

  其中,高君宇故居红色旅游景区作为娄烦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重点项目,与汾河水库风景区、云顶山自然风景区共同组成了娄烦县的龙头带动景区。当地县政府期望通过上述三大景区带动当地乡村旅游发展,并形成点、线、面相结合的旅游产业格局。

  分析显示,鉴于县旅游资源和近年来接待游客的年均增长速度,娄烦县政府预计高君宇故居红色旅游景区2019年度接待的游客总量将在10万人次以上,景区门票以每人45元计算,年收入可达450万元;此外,餐饮、住宿、购物等收入有望达到150万元,投资方可在5-8年内收回投资,直接经济效益可观。

  对此,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总监严跃进指出,“乡村旅游”的概念中包括扶持贫困县、乡村振兴、农村土地市场改革等意义,充分体现出资源整合、资源挖掘的积极效应。包括乡村旅游在内,我国旅游行业投资仍主要是以民营资本为主、政府和国有企业为辅的多元主体投资格局,而景区、主题公园和特色小镇成为主要的投资项目。地方政府引入社会资本,从旅游角度而言,可以加速当地农村旅游经济发展,完善旅游资源开发和设施建设,推动当地经济模式实现重新定位;从建设意义来讲,在旧村改造的过程中,可以重塑文化资源。

  乡村游升温

  随着城市群居民对周边短途休闲度假的消费需求加大,乡村旅游作为旅游业的重要分支,呈现出高速发展态势。据悉,国务院办公厅曾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支持乡村旅游发展,并明确了到2020年将对6000多个试点村予以支持。宏观环境利好下,国内地方各省纷纷开展乡村旅游工作,休闲农庄、特色小镇等近几年出现了量的飞跃。

  据了解,贵州省已有超过3000个自然村寨开展乡村旅游;四川省经工商注册登记的乡村旅游合作社已达5759家,其中多以“支部+合作社”、“公司+合作社”、“土地+合作社”、“职业经理+合作社”等模式发展;云南省已建成旅游特色村和民族特色村寨超450个,并于日前成立乡村旅游协会,涵盖文化旅游、餐饮住宿、农林科技等不同领域。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人数不断增加,已经从2012年的7.2亿人次增至2017年的28亿人次,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1.2%。已达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4部门印发《促进乡村旅游发展提质升级行动方案(2017年)》中接待人数超过25亿人次的发展目标。另据统计,2017年全国乡村旅游收入达到7400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经过多年发展,乡村旅游逐渐呈现出规模化和多样化特点。据资料显示,国内乡村旅游可大致分为以绿色景观和田园风光为主题的观光游;以农庄或农场体验为主的休闲游;以乡村民俗、民族风情以及传统文化为主题的文化游;以康体疗养和健身娱乐为主题的康乐游等。需要注意的是,随着乡村旅游产品以及项目持续量化发展,由此形成的多种行业问题也日渐凸显。

  行业问题待解

  “当下乡村旅游项目遍地开花,致使整个行业存在项目千篇一律、同质化竞争严重、品牌文化内涵缺失、资源开发规划不足等问题。”旅游行业资深专家王兴斌指出,目前很多农村在发展旅游的过程中,只是照搬城市化模式,忽略了自有的乡土文化以及特色;此外还有部分省市对乡村旅游的开发认知较为浅薄,仍主要依赖当地农业资源,以至旅游产品质量不高,接待能力不足,基础设施不够完善等。

  另据了解,2017年,我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从业人员多达900万人,接待游客超28亿人次,收入超7400亿元。业内普遍认为,地方政府发展乡村旅游的基础就是农村与农民,这些乡村旅游的从业人员多为当地村民,普遍缺乏系统有效的业务培训,低素质的乡村旅游经营管理和服务为消费者所诟病,对当地的乡村旅游业发展形成拖累。

  王兴斌进一步分析,目前乡村旅游的公共基础设施普遍较差,主要需要政府主导建设与改善。而引入外来资本后,处理好农民就业问题、推动当地农业发展、保护好投资者利益则是企业应该考虑的问题。过去,投资者拿到土地后,强制迁走农民的现象不在少数,这样的行为严重损害农民利益,影响乡村旅游项目落地和运营。“对于带有经营性的乡村旅游项目,在处理企业与当地农户的关系时,可以探索股份制形式。农民可以将自有土地换取相应股份,而企业则主要投入资金,这样的合作模式相较雇佣关系,能够更好地带动农民的积极性。”

  (北京商报记者 武媛媛/文 )

Copyright © 2009-2018 GXGP.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西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