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生活网-新闻-体育-娱乐-饮食-财经-商户-汽车-科技-旅游-婚嫁-房产-图库-教育-健康-游戏-问答 |

【物理学家】一直被质疑是花瓶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科学家:出任教授30年,却从没领过一份薪水

【物理学家】一直被质疑是花瓶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科学家:出任教授30年,却从没领过一份薪水

听说您是……

“洋葱女神”?

众所周知,一直以来,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数量是少于男性的,而当超模君今天仔细查看了一下数据之后,仍然是震惊了!

诺奖得主中“阴衰阳盛”现象的严重程度绝对超乎你想象,在迄今为止产生的近900位诺奖得主中,仅有48位是女性。

其中,偏差最严重的便是物理学奖了,在100多年来,超过200位的物理学奖获得者中,女性仅仅是占了2个席位。。。

而这两位女性的其中一位,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居里夫人。

居里夫人

居里夫人于1903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是世界上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

然而,在居里夫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后的半个多世纪里,诺贝尔物理学奖依旧保持高冷,没有奖励过其他任何一位女物理学家。

直到1963年,玛丽亚·格佩特-梅耶(Maria Goeppert-Mayer)因发展了解释原子核结构的数学模型而问鼎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继居里夫人之后的第二位女性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玛丽亚·格佩特-梅耶

不过,与居里夫人相比,这位同样夺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传奇女子却显得“低调”许多,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物理界还有这号人物。

那今天超模君就给模友们好好介绍一下这位梅耶夫人吧。

1906年,玛丽亚·格佩特-梅耶出生于德国小镇卡托维兹(现属波兰),是家中独女。

1910年,父亲被任命为哥廷根大学的医学教授,于是,举家迁往哥廷根。

彼时,她父亲已经是他们家族中的第6代教授,而出生在科学世家的玛丽亚,从小就被一大堆大学里的学生、教授以及其他学者包围着,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之后获得诺贝尔奖的恩里科·费米、维尔纳·海森堡、保罗·狄拉克和沃尔夫冈·泡利。

费米、海森堡、狄拉克、泡利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觉得,这就是典型的“赢在起跑线上”啊,然而接下来就是玛丽亚一生顺遂,直至获诺奖。

然而,身为女性,玛丽亚的一生却并没人们想象中的顺遂,甚至是在各种不公待遇中艰难前行。

20世纪初的哥廷根,是世界公认的理论物理研究中心,是科学的圣地。然而尽管如此,女孩子还是无法获得与男孩子同等教育的权利。

那个时候,偌大一个哥廷根,竟然只有一间私立学校是接收女孩子的,玛丽亚便来到了这里学习,准备将来考进哥廷根大学。

然而,好景不长,玛丽亚在这间学校学习了两年之后,学校莫名倒闭了,玛丽亚就这样被提前毕业了。

好在,天资聪颖的她,还是以优异成绩通过了哥廷根大学的入学考试,成功进入这所世界顶尖学府。

起初,出于自己的兴趣,玛丽亚打算专攻数学。不过,不久之后,玛丽亚便转学物理了,原因很简单,毕竟那时比较流行学物理。

事实上,在20世纪初,量子力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正在蓬勃地发展,各种新的思路和观点都异常活跃,这些都深深吸引着玛丽亚,她也想要解开量子力学的秘密。

于是,玛丽亚便跟着德国著名物理学家马克斯·玻恩(Max Born)学习,正式踏进量子物理领域。

1954年诺奖得主马克斯·玻恩

1930年,24岁的玛丽亚便顺利从哥廷根大学博士毕业,当时她的博士论文是研究原子的双光子吸收之可能性,并计算出了两个光子同时发射或吸收的概率。

不过,由于这个概率非常之小,当时无法观测到,直到30年后,激光发明出来,这一现象才终于被证实。

而为了纪念玛丽亚在这个领域的贡献,双光子的吸收截面单位被命名作GM(Groppert-Mayer)。

玛丽亚与丈夫

毕业之后,玛丽亚随丈夫,化学家乔瑟夫·梅耶(Joseph Mayer),移居美国。她的丈夫先后任职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而玛丽亚也在这两所学校继续研究物理。

不过,玛丽亚的待遇就没有丈夫的那么好了,她留在学校里做物理研究纯属是靠自己的兴趣支撑。

她的求职申请屡屡被拒,只因她丈夫是这里的教授,无论她多优秀都没用。

玛丽亚说:“没有一所大学会考虑雇佣一名教授的妻子。”

最后,为了能继续自己的物理研究,她只好提出她不会拿一分钱报酬,自愿留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工作。

于是,她被安排在一个阁楼中办公,当一位物理系教师的助手,协助这位教师同德国进行通信联系。

然而,在外人看来,玛丽亚却成了“妻凭夫贵”的典型,她就是一个花瓶,借着丈夫是教授而留在大学里混日子。

那段时间,最值得庆幸的是,玛丽亚可以实用学校实验室里的各种科研设备,还可以见到很多同行,并与他们进行学术交流。

在加上玛丽亚的刻苦学习,潜心研究,很多高质量论文也由此产生。

1935年,她提出了双β衰变理论,并计算出了原子核的双β衰变过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多科学家也因此对她刮目相看。

不过,玛丽亚的待遇不仅没有因此而好转,反而在不久之后,夫妻俩双双被解雇。

之后,丈夫受聘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系,玛丽亚也谋得了一个教师职位,只不过仍然是没有薪水的。

1946年,夫妻俩又来到了芝加哥大学,玛丽亚这次得到了一个“志愿”教授的职位,依然没能领到一分钱。

好在不久之后,邻近的阿贡国家实验室成立,玛丽亚在那里的理论物理组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

经历过诸多不公待遇的玛丽亚表示早已习惯了,她最大的满足就是能继续探索量子物理的秘密,与其他优秀物理学家们探讨问题。

此时玛丽亚的兴趣范围也扩大到原子核物理,并直接盯上了违背当时主流知识的原子核的“壳层模型”。

在那个时候,人们对原子的核外结构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理解,早已知道电子在球形壳中绕着原子核运转。

但是对于原子核本身的结构可以说是仍然是一个谜,尽管已经知道原子核由质子和中子构成,知道了原子核由质子和中子构成,也知道当质子数和中子数为某个特定数值或两者均为这一数值时,原子核的稳定性会变大,这些数值被称为“幻数”。

并且在1933年之前,科学家就已发现了2、8、20、28、50、82和126等幻数的存在。

然而,在此之后,关于“幻数”存在的证明就没有任何进展了,因为证实了“幻数”,就等于证实了当时的一个猜想“核壳层模型”,这意味着要挑战当时的权威,即著名物理学家尼尔斯·波尔于1935年提出的“原子核液滴模型”。

当时,很多与玛丽亚合作的科学家都说她疯了,竟然敢有与大师波尔的原子核模型完全相反的想法!

不过,玛丽亚才不管这些,她一直坚持她自己的想法,认为原子核本身肯定具有质子与中子的稳定封闭壳层,它们便围绕着共有的质心运转,就像原子内电子围绕着原子核运转一样。

后来,在费米的建议下,玛丽亚研究了“自旋-轨道耦合”理论,首次用此来试图解决“幻数”问题,并于1949年提出了原子核壳层结构的数学模型,于1955与物理学家汉斯·杨森(Hans Jensen)共同出版了《原子核壳层结构的基础理论》一书,彻底解释了"为何特定数量的核子使原子核特别稳定"这个困惑物理学家许久的问题。

玛丽亚与费米

玛丽亚将她的这个理论比作“跳华尔兹”:

礼堂中的所有夫妇都沿着同一方向绕圈起舞,这就是轨道,而每对夫妇都在舞步中旋转,便是自旋。原子核中也是同样道理,质子和中子彼此按照一定的轨道环绕的同时旋转,就像舞厅中跳华尔兹的一对对伴侣,形成像洋葱那样一层层的构筑路径。

因此,玛丽亚的核壳层理论也被称为“洋葱理论”,连“毒舌之王”泡利都尊称其一声“洋葱女神”。

1963年,已经57岁的玛丽亚,凭借着她的原子核壳层模型,站上了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领奖台上,成为世界上第二位问鼎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也盛装出席了当年的颁奖典礼。

那一年,玛丽亚成为了全世界最闪耀的那颗星,诺奖公布后收到了近1000封祝贺信以及无数的小礼物,还有各大媒体无尽的采访,所有人的崇拜。

然而,却没几个人知道,身为女性的玛丽亚,从小到大经历过多少歧视,遭遇过多少不公,直到得诺奖的3年前,玛丽亚才获得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正教授职位,终于拿到了几十年来的第一份报酬……

1964 年,玛丽亚曾在一次面对 400 名高中女生的演讲中,表示过,她所认识的那些在婚后继续从事科学事业的女性,都是跟科学家结婚的,但是女性从事科研总体上还是有很好的机会的,并敦促她们好好学习科学知识。

她说:“成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力所能及地推动对科学的认知。”

“我们的国家需要你们。我这一代人已经做出了我们的贡献,现在轮到你们继续下去了。”

文章来源于超级数学建模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ID:huanqiuwuli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9-2018 GXGP.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西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