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生活网-新闻-体育-娱乐-饮食-财经-商户-汽车-科技-旅游-婚嫁-房产-图库-教育-健康-游戏-问答 |

“特许学校”:美国成功了,中国可能吗?

“特许学校”:美国成功了,中国可能吗?

11月11日上午,High Tech High (HTH) 创始人兼CEO Larry Rosenstock来到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曾晓东,新教育实验发起人、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院长朱永新,原山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卓玉,21世纪教育研究院学术委员、原北京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康健,美国哥伦比亚州立大学副教授方厚彬,杭州市上城区教育局副局长曹婕,北京昌平区教委发展规划科科长孟春雨,日日新学堂创始人王晓峰,明悦教育创始人王立勇等专家共同出席了关于美国“特许学校”制度的研讨会。本次研讨会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黄胜利主持。与会嘉宾从美国“特许学校“制度的机遇与挑战出发进行了对话和交流,并深入讨论了特许学校在美国的运行机制,探讨在我国现有的制度环境下,推动办学体制改革,实践多元办学的可能现实路径。

杨东平院长首先发表了致辞,欢迎Larry的到来。他表示,目前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是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从全球来看,不同世界的国家在过去的二十年里都在进行办学体制的革新,台湾的实验学校运动更已经进入了变革的快车道。目前的教育改革是更改赛道的过程,反思我们中国体制下的办学模式,我们要看到现在主流办学体制的不足并且发现和选择更加适合未来的机制和模式。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致辞表明了多元化教育的必要性,指出选择是教育发展的方向,也是人性的根本需求。这就需要探索出合适的体制。方厚彬教授致辞表示希望能够把国外不同的教育理念和实践原汁原味地带入国内教育领域和公众的视野中,在中国教育体制变革的过程中引起大家做出新的观察、思考和行动。

Larry向大家介绍了HTH创办背景。HTH创办于1997年,那年Larry来到圣地亚哥,与当时科技公司合作,准备开办一所不一样的学校,来培养有强大动手能力的科技人员。与此同时,特许学校 (charter school) 这一概念经过70年代和80年代的酝酿,在90年代慢慢开始被实践。不同的州逐渐有通过关于公立特许学校的立法,允许办学人跟政府签订一个公约(charter)的前提下,适用公共资金办学,拥有更多在办学上的创新和实验空间。在这样的一些因素下,Larry成立了HTH,首先是为了给更多当地的学生提供公平的受教育机会,即学生不会因为种族、社会经济状况或者特殊需求而被接收或者拒绝入学。另外,HTH会通过教学方法的创新(例如PBL)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让不同背景的学生一起学习、共事。

本次活动到访的杭州上城市教育局的曹婕副局长,以及北京市昌平区教委的孟春雨科长,也介绍了在自己区域内的多元化教育尝试。新学校这个群体却慢慢从之前的分散到联合自强, 更自发地抱团,希望能够吸引各界社会人士的支持。

杭州上城市教育局 曹婕副局长

北京市昌平区教委 孟春雨科长

讨论:特许学校,可以来到中国吗?

在Larry对HTH进行介绍之后,到场的专家以及关心特许学校制度、创新教育发展的听众提出了很多相关问题,并开展了热烈的讨论。

Q: 在美国有多少所特许学校,覆盖了多少学生?

关于这一点,Larry回答:特许学校是公立学校中一小批与政府签署了公约(charter)的学校,接受州立法律和所在学区的监管。从圣地亚哥市来说,原先公立学区学校由14.5万学生,现在缩减了42%,因为许多学生去了特许学校。而从美国全国来看,目前43个州通过了特许学校的法案,2017-2018覆盖了320万左右的学生,也有调查显示约17%的家长会选择把他们的小孩送入到特许学校就读。

Q: 特许学校在美国的财政经费来源是什么?受政府监管的方面有哪些?

Larry认为,美国的特许学校是也公立学校,和从政府拿到的办学资金和其他的所有公立学校是一样的,都是依据当地学生人均的经费配置。很多时候公众会有误解,认为特许学校可以从政府拿到更多的钱,这其实是不准确的。

但是特许学校也会因为一些项目会拿到某些个人或基金会的资助。比如在初始,比尔·盖兹给予了200万美元的资助。另外就是学校毕业生会捐款,至于其他商业收入,这些比例非常小。

对于政府的监管,HTH每5年会需要接受一次政府的检查并向政府汇报学校的各项情况。检查标准来自于加州教育政府和联邦政府规定,他们设立的标准是给学校参考的依据。大家通常认为这样的检查还是很好的,但是在其中学校也会有所困扰。比如对检查对二年级数学成绩有非常强的侧重,这会给学校压力,不断地让学生为取得高成绩而强练数学。Larry本人反对这种扼杀学生数学兴趣的做法,并且这种没有让孩子把知识与自我和环境相连的做法违背了孩子学习的规律。他认为,只要学生毕业时数学通过了,那么他二年级数学成绩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

Q. 为什么美国要办特许学校?平常大家以为,美国公立学校系统好像是完美的,是不是现在也开始反思公立学校的不足了?

对此,方厚彬教授做出了回答。他认为,特许学校的成立并不完全是因为公立学校做的不好。美国政府希望教育有百花齐放的局面,并给予家长更多的选择权利。加上美国各州握有制定教育法案的独立权,联邦政府无权硬性制定统一条规,这中自主性、地方性以及多元性的精神也算是特许学校的发展的社会文化基础。另外公立学校还是提供了绝大部分的教育职能,因为特许学校在美国也不是主流选择,并且常常会听到反对声音,所以公立学校还是有很多自己的价值。

讲到与公立学校的对比,方教授个人的经验是这样的:特许学校里工作人员的战斗力更强,他们大多因为教育理想进入到到这些学校,往往比公立学校的学历高、工资低且没有工会的保障,但是更富有活力。

Q: 教育不公平在美国表现在什么方面?我们可以如何反思中国的现状?

Larry谈了美国的情况:在美国,教育不公正体现在准入 (educational access) 的问题,即接受教育机会的不均等,也体现在教育质量不均衡。比如说不同地区的生均经费就有非常大的差异,想着圣地亚哥学区,生均经费是9000-10000美元/年,在纽约州大概是18000美元/年,在华盛顿特区大概是27000美元/年,而在另一个州可能就是5000美元/年。另外也表现在学校录取学生的选择标准以及能否在教学中满足不同背景学生的学习需求。从历史上来看,有色皮肤、移民后裔、和中低收入的学生群体往往只能够进入教育资源比较不足的学区学校,学校在教学过程中可能也会因为资源、师资和设施各方面的原因无法完全满足每个孩子的学习、发展需求。

杨东平院长、方厚彬教授和康健教授谈了对中国教育的看法,他们认为,此次对于教育多元化中公平公正问题的探讨,大家都感到惊喜,原因是中国对教育改革的话语和实践中,对教育公平讨论的的确不够。反而,大家还经常认为有钱人家上好学,顶尖学校给精英阶层就读就是常理。因此我们要更加多去思考和讨论教育公平在中国的现状和意义。目前中国某些地方我们还面临者没学上的挑战。另外城市以外的中小学改革也更加需要关注和探索,这个会为中国教育的公平公正产生重要影响。

结语

最后,杨东平院长做了总结,这次研讨会是从办学体制、多元办学的的国际对比视角进入。但最终,大家涉及较多的话题还是教育公平、教育模式、教育政策,从特许学校这个独特的点出发,从中发掘了更多的思考,也更能看到全国不同通地方和不同程度的尝试。我们期待着更多元化的更新的教育,在中国得以尝试乃至普及。

杨东平院长向Larry赠送了研究院纪念品

PS:办学体制改革是21世纪教育研究院自2015年起便开始关注的重要议题,发布了《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教育现代化的关键选择》研究报告(点击“阅读原文”可下载)。

作者

潘燕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实习生

编辑:吴琼文倩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9-2018 GXGP.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西生活网 版权所有